您的位置: 首页 >  苦死者 >  正文内容

死亡之忌 第三章 离家出走的前夕

来源:星沉三国网    时间:2020-10-20




  萧忧今天显得特兴奋,以至于她在厨房忙着晚餐的时候快乐的唱着歌,唱的是“歌声与微笑”。从小萧忧唱歌就是那种属于五音不全总是跑调的哪一类的,更别提跳舞了动作压根是记不住的,而且四肢并不怎么协调。所以一般学校有什么活动基本都与萧忧无缘。萧忧只有看节目和鼓掌的份。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萧忧二年级的班主任选了她当了班合唱队里的一员。其实这个合唱队只要女生,所以全班女生都参加了。不过对于从没参加过任何节目的萧忧来说,是很激动的一件事。那天从学校回来萧忧就迫不及待的告诉父母这个好消息,父母也替她高兴。她一连唱了十几遍给父母听,刚开始父母还夸她唱的还不错,到后来直接接受不了她了。然而她自己躲在房间里不停的练习,为了不打扰到父母休息,她一个人轻声的唱着。因为她希望表演时表现的好点,不为班级丢脸。
  
  那也是她第一次参加节目小孩子抽风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也是最后一次。那次大合唱她站在队伍的最后面,观众席上的人根本看不到她,但她还是很开心。以至于到后来学校一有活动,坐在观众席上的她也会想起她第一次上台表演的经历。那是她人生最精彩的表演。
  
  萧忧在厨房里烧好了晚饭而她的父母还没回来,就在下午的时候,萧忧为自己准备了干粮,干粮就是用食用油炒生的大米等到大米都变的黄黄的就熟了,现在的天气很凉多准备点干粮带着也不会坏,也省得在外面浪费钱去买吃的。萧忧从小就是个会为生活精打细算的孩子。可大米炒熟了的香味让萧忧犯难了,父母回来肯定会闻出来的。她在那焦头烂额的想着办法,最后萧忧决定先让大米变凉,又找来报纸和塑料袋一层又一层的包裹起来藏在床底的衣服包裹里。又打开厨房里的所有窗子和厨房的门,只希望味道能散出去。接着把厨房彻底的打扫了一番。直到再也闻不到大米的香味。这个安安静静的武汉癫痫病那个医院好家里连萧忧的呼吸声都能听见,萧忧在自己的房间里拿出了镜子,趴在桌上跟镜子里的人诉说她离家出走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还说她现在就等夜里了。
  
  夜是无边无际的黑,邻家的狗依然在那疯狂的叫着,像要准备把人给吃了似的。萧忧等父母都睡着了偷偷拿着包裹,悄悄的打开她房间里的门,东张西望的望着,她吓的连大气都不敢出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脚步。慢慢的打开了最后的枷锁。走出她认为梦魇的家,慢慢的把门关上。她深呼一口气背着包裹朝黑暗里飞奔而去,她不敢停下脚步,因为她怕父母夜里起来会发现她不在房间里。她必须先跑到镇里因为只有那里才有汽车通往她向往的城市——上海。按照她的速度最少也需要两三个小时才能到,在这样夜黑风高的晚上,耳边风呼呼的刮着就像一个厉鬼在寂静的夜里叫喊着,萧忧害怕的抱着镜子背着包裹闭着眼睛朝前方跑去,无论多么害怕她只能前进着,治疗癫痫埋线法她已没有退路可退。如果这时回家,她想她的父母一定会打死她的。所以不管前面是什么她都得朝前走。“嘻嘻”“哎”突然两种不同的声音出现在萧忧的耳边,一种是那恐怖的笑声另一种是年纪大的叹气的声音,萧忧全身一震睁大眼睛死命的捂住嘴,死死的盯着她前面看。萧忧吓的一动都不敢不动,她也不敢晕倒在地,那样她的梦想就永远实现不了了,她多想此刻就回到温暖的被窝里或回到父母的怀中,可她已经回不去了。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夜黑风高的夜晚而且还是半夜出现了这位白发苍苍的老爷爷,难道他不睡觉吗?更奇怪的是他全身上下没有一点热气,身体特别僵硬连脸部也是僵硬的站在萧忧面前,萧忧就觉得有一股凉气扑面而来还带点腐蚀的味道,还有两只眼睛发着幽幽的绿光,直勾勾的盯着萧忧看。萧忧越盯着看越觉得惊恐,那不是住在她家前面的那个老爷爷吗?萧忧还去过那老爷爷的葬礼。可那癫痫病名医医生老爷爷已经在两年前去世了。萧忧亲眼看见老爷爷的骨灰埋入了坟墓。连墓地在哪儿萧忧都是知道的。可是现在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谁,难道是——鬼,萧忧害怕的发起抖来,“嘻嘻”耳边又出现了那恐怖的笑声,而耳边的呼呼的风声就像为那恐怖的笑声附和着。萧忧紧紧抱着她怀中的镜子,她认为那是唯一支撑着不让她疯狂大叫的力量。就在这时她手里的镜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只见镜子里出现了一个人趴在万丈高楼楼底的地面上全身上下全都支离玻碎手脚和身体都变成了多截棍似的,脑袋也变烂柿子.七孔流血的样子.牙齿都碎得满地都是,脑浆都出来了。趴在地上的头颅慢慢的转了过来,萧忧清楚的看到那是一张自己的面孔,而自己的面孔正诡异的对她笑,一点点变成了刚刚看到的那副恐怖的样子,萧忧再也把持不住疯狂的惊叫了起来…..
  
  未完待续......

上一篇: 感恩的话题作文500字

下一篇: 春之味

© zw.qsvvh.com  星沉三国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