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终结人 >  正文内容

我的家乡石板铺

来源:星沉三国网    时间:2020-10-20




  石板铺,生我养我的地方。这块土地在我的心灵里留下了太多太多的记忆。不管在哪里,现实里还是梦境里,脑海里总是浮现那里的山水树木、神话传说和父老乡亲——
  
  山水
  
  那是一个山多水少的地方。进入石板铺你就会发现,这里的山不再是丘陵地带的那种微丘型、舒缓散漫的山头,零零星星摆放在田土之间,而是山连着山,山叠着山,一山比一山高,真正的崇山峻岭。这是越城岭的一部分。
  
  这里四面环山,中间是一个盆地。东、南、西三面山不高,像平原上偶尔突出的土堆,土堆上面长满了翠绿森林。西北、东北和正北面才是崇山,一直延伸,过了茅坪还连绵不绝。如果说石板铺行政村像一只长颈鹿的话,那么茅坪就是长颈鹿头上的眼睛。
  
  长颈鹿的东南方有一座山叫做天子岭,也叫灌岭。上面有座庙,叫做灌岭庵。在石板铺这个北高南低的盆地里,北山上下来的水本来是向南流出这个盆地的,可是到了天子岭这里却奇迹般地穿过岭边的峡谷向东流出了这个盆地。
  
  为什么会这样呢?这里有一个传说。
  
  说很久以前,有一对夫妇上街卖柴回来,顺便买了一口大铁锅回家。丈夫将锅当帽子顶在头上遮挡阳光;妻子碘着大肚子,蓝头巾不小心掉入水中湿了,顺手捡拾起来挂在竹扦担上。夫妻一前一后地走着,享受着悠闲的田园生活。突然,一群戴着盔甲的人骑马追来,不分青红皂白将这对夫妻抓了起来,并用刀剖开妻子的大肚子。一个小男孩从孕妇的肚子里出来后,迎风就长,站起来拔腿就跑。带盔甲的人骑上马紧随其后,眼看就要跟上。小男孩立即抓住前面木工师傅用过的三脚“木马”,骑上去拼命跑。可是三脚马怎抵四蹄马。不久就被追兵追上杀于天子岭下。
  
  原来,某朝皇帝听天师说,夜观天象发现南方有一处天空,星星特别亮,有众星拱月之势,有天子即将出世,如果不及早采取措施,皇位难保。有谚语说:“头戴灰帽分青天,手举蓝旗点江山”。皇帝恐慌,传令:发现戴铁头盔、举蓝旗子的,格杀勿论。因此,小男孩不幸罹难。
  
  但是小男孩被杀后,天上的龙虎之气并没有就此消除。风水先生说,这里前有出路,后有靠山,群山蜿蜒,龙脉绵延,龙头虎虎生威,龙身曲曲盘缠,是出天子的好地方,必须破坏这里的风水,改变这里水的流向,才能不再出天子。于是,皇帝下令一千士兵白天挖土挑土,到月上柳稍头才收工,想挑断天子岭,破坏龙脉,可是“白天千人挖土,夜里万人填坑”,一个多月毫无进展。后来,有一只小鸟在山里不停地鸣叫:“桐油灌!桐油灌!”泄露了天河南辉县市人民医院癫痫科预约电话机。有人弄来桐油,白天让民工拼命挖土,下工时让民工将挖了的土层灌上一层桐油。第二天又是如此操作,终于将那座山岭挖出了一条出水的陡峻深沟。从此,天子岭又名灌岭,水的流向也发生了改变,竹山桥的竹子开始败落,在民间有了一句民谚:“挑断天子岭,毁掉竹山桥”。
  
  我在石板铺村读小学的时候,劳动课总是爬上天子岭,瞧那被毁庵的遗址,看那断壁残桓;有时候还到那峡谷去,无知无畏地走解放后人工建造的高空渡槽。如今想来还有点心有余悸,胆颤心惊。
  
  长颈鹿的东北方是连绵不断的山岭,有一座山最高叫鸟岭。有的说是鸟飞不过那座山,有的说那是鸟栖息的地方,也有的说那山像一只鸟,所以叫鸟岭。不知道谁说得对,但我小时候发现云从那里漫过来,雨脚从那里幕布一般拉起来,总是会带来一场降雨。如果在夏天我就会急急忙忙赶回家抢收晒谷坪上的谷子。
  
  这里还有座山叫做玉盘山,山上有座庙叫玉盘山庵,庵里有副对联:“玉立天子岭,盘结大小山。”上世纪初香火相当旺盛,初一、十五更是人来人往。我祖父每月的初一、十五总是要到那里去烧香拜佛。传说,玉盘山庵里有一个和尚在永州府街上,逢人就说“凡人两只眼,难见前程险。平安不退财,新伞换旧伞。”有一天,一位做生意的伙计拉住和尚说:“你每天念叨那几句话是什么意思?”和尚停了一会儿说:“天机不可泄露。”那伙计将自己家里的一把新伞换给了那和尚,顺手将那旧伞丢置在柜台下面。和尚又对伙计说:“这旧伞不可乱丢,危难之机,有作用哦。”伙计便将那旧伞放在了柜台上面的格子柜里。和尚念叨着那几句话飘然而去。
  
  不久,永州府发生了大火,风卷残云一路烧过来,眼看就要烧到那伙计的店门口了。那伙计记得和尚说过的一句话,危难的时候可以把旧伞拿出来。于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从货柜里找出那把旧伞,打开伞,向上一扇,火便停滞不前,救了一大半商铺。
  
  这个传说给玉盘山庵增加了不少香火,直到文化大革命破四旧庵子被造反派破坏后,和尚烟消云散,香客才路断音绝。
  
  长颈鹿的正北方才是通向长寿之村——茅坪的山岭。这里以山为主,深沟浅壑,逶迤25里。古时候,古树成林,莽莽苍苍常有虎豹、豺狼、野猪、穿山甲出没。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每到冬天上山狩猎,常有野猪、野鸡和穿山甲收获。
  
  “高山有好水,平地有好花”。石板铺并非如此,相反这里过去是一个穷山恶水之地。既没江也没有河流,甚至连一条小溪都没有。这里只有一些山塘、水库。最大的山塘是位于田垌东边小海塘和鸟塘,癫痫做手术有事吗其次是位于北面的上兰塘。山洪暴发,洪水便满田垄奔跑,像一群被赶下山来的黄羊,向南向东追逐。它们挤过天子岭峡谷,流入南涧河。春天雨水多,田野里水面汪汪,像无数块大镜子摆放田垌中间;夏秋之际,干旱少雨,山塘干枯,裂开大嘴,“仰天长笑”。解放后,政府发动群众在北面的七沟八梁里修了3座小二型水库,取名青龙、正龙和小龙3个水库,在田垌的西面修建了一座骨干山塘,取名智木冲水库。但是“龙多不治水”,我家稻田里的禾苗常常被天干火旱折磨得“死去活来”,有的年成甚至颗粒无收。不知多少次我梦见一条小河从门前流过,我驾着一叶小舟漂流到到大江大河。
  
  近些年来,随着山塘水库的维修加固,随着植树造林山地的绿化,随着计划生育人口的减少,随着耕作方式的调整水稻面积的缩减,这里的面貌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山塘水库焕发了生机,库满塘溢,山塘如镜,水库如碧,山清水秀,风光秀丽。
  
  我的家乡成了“有山便有秀气,有水便有灵气”的好地方了。
  
  田园
  
  家乡的田园全在长颈鹿的“身子”部分。一个两千多亩稻田的大田垌,坐北朝南,北高南低,像个带把的苹果。父辈们在这田园里如出而作、日落而息,辛勤耕耘,将这个带把的苹果伺候得非常肥沃。
  
  每年春天,田野里草籽花盛开一片紫红色,远远望去像绿色的海洋上缀满了紫红色的波涛。夏天来了,整个田野开始是镜子般的水面,很快被人、机械和大自然的巧手,织成了绿色的绒毯。秋天,这里换上了金黄的色彩,沉甸甸的稻子迎风招展,稻浪翻滚,希望在田野里奔走相告。冬天不知不觉在收割后的稻茬上漏出灰蒙的色彩,原野沉睡,等待来年紫红、翠绿和金黄。
  
  当然,如果是天干年成,田野绝不会如此诗意。男女老少或守在沟渠边或忙碌在池塘边,他们要将金子般水库上的水、池塘的水引进自己的稻田,灌溉嗷嗷待哺的禾苗。
  
  在这个田垌里3座小二型水库30多口山塘承载着保护禾苗不受干旱侵害的使命,保证着丰收的希望在人们心里不因天灾而熄灭。
  
  田园里偶尔有隆起的土堆、大树和“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村庄。那些土堆都是古人的坟墓。他们长眠在田垄中间护佑这方田园,看着庄稼们不断地重复着生长、结实、死亡的轮回。那些古朴树、古柏树、乌桕树、古重阳木都是一些树精。他们长呀,长呀,长成了谁也不敢惹他的老公公和老婆婆,他们看着一代又一代村民在干活的间歇,在他的下面躲阴、歇肩;在遇难的时候,在他的下面祈祷、许愿。
  
  家乡看癫痫吉林哪家医院好的田园,美丽的田园、丰收的田园、希望的田园。
  
  村庄
  
  家乡的村庄像长在长颈鹿的身上的痦子,分布在长颈鹿的各个部位。这里有大小11个自然村,每个村都有一个令人欣喜的故事。
  
  在长颈鹿眼睛上的那个村子叫茅坪村。前面是沟壑,有水路抵达川岩松江村,后面是山脊,越过山脊的那边可以抵达端桥铺。这里离石板铺村部25里,全是山路,是石板铺海拔最高的村子,也是石板铺最值得骄傲的地方。这里污染少,空气好,房屋绝大多数是土木结构,掩映在林木之中。24株枫树和数株长寿松遮天蔽日,蓑衣斗笠田维系着村民的生计。村民们过着原始的原生态生活。114岁的长寿老人李桂英就生活在这里,全镇第一目前唯一的清华生出生在这里,全县某年的高考理科状元也出生在这里。可以说村小、路远、人寿、文化底蕴深厚。
  
  在长颈鹿身子部位有10个村子。从南往北,依次为石板铺、对头、小海塘、满房头、小卿家、竹山桥、大路桥、有鹤、上兰塘、对门院子,其中“上兰塘的顶子、石板铺的银子、对头院子的谷子,竹山桥的竹子”是这4个村子历史解说。上兰塘位于鼓仔岭的下面背山面水,位于田垌的最上面,三面环山。处在难得的“太师椅”上,自然会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所以,这里人才辈出,为官作宦戴顶之人不少。石板铺自然村位于天子岭下,处于县城通往邵阳的北关道上。村东一株十叉大古樟,人说是迎客之樟;村西一株千年古枫树,内空长叶,乃虚心待人之木。过往行人络绎不绝,行脚挑担之人常常会在此处歇肩打烊,人聚集而成街市,货畅物流,乃经商之佳境,孔方之会所,羡慕银子者,此处居之也。对头村位于田垄中间石板铺的对面,东西南北全是田野,庄稼遍地,风调雨顺之年,存仓满载,谷满粮仓,谁可与敌。竹山桥乃“苹果之蒂”、竹山之尾,以竹为桥,以竹自豪,更有神话传说为储兵之地,因此,竹子曾经于此村名噪一时。此外,满房头因满崽儿子居住、小卿家因卿姓人家居住、小海塘因处大塘之侧、大路桥因处大路之旁、有鹤村因处仙鹤栖居之树下而得名。
  
  我家居住的村叫做小卿家,居田垄中央,坐北朝南,两侧均有池塘。村中一棵古重阳木大树,中空,距今500年以上,每有雷雨驾临,常会首先抗击雷雨,尽管被劈下�M枝,春来依然枝繁叶茂。那横枝乃是做家具的极好材料,我家分得一段,锯开做条凳板,紫檀色样,油光发亮,至今还是家中最令人爱不释手好东西。
  
  乡亲
  
  家乡石板铺有四、五百户人家,常年居住两千多人。这里以汉族为主,杂有瑶族、傣族等少数民族,癫痫病不能吃什么蒋姓占总人口的80%,卿、雷、张、吴、陈、艾、翟、钟姓也有居住。卿、雷、张、吴、陈姓聚村成组集中而居,艾、翟、钟姓杂居蒋姓村中。
  
  他们的生活习性是典型的湘南农村习惯,除石板铺自然村解放前有些人经商开伙铺外,均以种田为主,耕读传家。农忙时,躬耕陇亩,侍弄稼穑,“种禾北山下,草盛禾苗稀。晨兴理荒秽,戴月荷锄归”。农闲时,喂猪打狗,烧香拜佛,敬神弄鬼,走村串户,打牌习武。日子过得像慢板乡音,更有节庆风俗将这日子分成音节,让乡音舒缓而悠长。新春佳节,家家户户贴对联,放鞭炮,舞狮耍龙,走亲访友,其乐融融;清明节,扫墓认祖,慎终追远,不远千里,几杯浊酒,虽未到“九泉”,但哀思绵绵,寄托悠远;端午节,虽无龙船可划,但挂艾叶菖蒲,吃粽子,喝雄黄酒,炒血鸭,享受炎炎夏日,倒也传统连绵;中秋节,家人团聚,对月感怀,说古道今,秋月沉沉;重阳节,虽然没有“遍插茱萸”,兄弟登高,但回家过节,陪长辈,倒也相沿成习。
  
  家乡的人们勤劳、善良。有事无事总在田里劳作,土里刨食。尽管曾经自然环境较为恶劣,但是这里人均占有粮食比例还是很大的,林果烟油的种植和猪鸡鸭鱼的养殖远近驰名。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苦日子”里,尽管有人比如我祖父得了水肿病,但是没有饿死人。如今不少人在县城买了房子,家家户户向着小康奔跑。
  
  耕读传家理念深入人心。凡是有小孩子的家庭,都节衣缩食,不远百里送其就学,只要能读,砸锅卖铁,倾家荡产,在所不惜。所以,这里过去有漂洋过海到德国柏林留学的,当今有“跨长江、过黄河”到清华就读的。据不完全统计,恢复高考制度以来,全村考入大中专院校的在100人以上,可以说远近驰名。之外,通过当兵、招干和村干部转干等途径进入县城工作的不知其数。在外务工经商,获得较高收益的也不计其数。
  
  家乡人在长期小农经济的发展环境中求生存,养成了相对封闭、单打独斗,宁折不屈、刚烈多才的多重人格。个别村人在外很少往来,在村邻里相斗,在家兄弟相争。但是,村人从不排外,对外来客人相敬如宾,“本地辣椒不辣”、“外来的和尚会念经”的思想根深蒂固;出外融入社会常与人为善,以诚相待,不会投机取巧,交朋处友,如鱼得水,由虫变龙,得心应手。
  
  秀气的山、灵气的水,宽广的田园,古老的村庄,勤勉的乡亲,造就了这独特的自然地理环境,也造就了这里“人长寿、山翠绿、文化底蕴深厚和幸福指数较高”的人文环境。
  
  这就是我魂牵梦萦的家乡。
  
  

上一篇: 敬业就有好运

下一篇: 无形的线

© zw.qsvvh.com  星沉三国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